张朝燮的“两地书”

发稿时间:2019-10-08 15:10

张朝燮的“两地书”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这是张朝燮写给妻子王经燕的家书的结尾之句,表达了异地眷侣的相思之情。不久,张朝燮牺牲,这封家书成了他的绝笔。一页页泛黄的纸张,满含着烈火永生的心语,静静地躺在张朝燮、王经燕革命烈士陈列馆里,读来让人潸然泪下。

  1919年,从小青梅竹马的张朝燮、王经燕结为夫妻。1925年秋,王经燕受党组织派遣,前往万里之遥的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此时,她内心犹豫不决。以革命为重的张朝燮鼓励她服从组织安排,不要留恋家庭和孩子。行前,张朝燮填词一首,装入信封,让妻子旅途拆读。

  念奴娇·送别

  茫茫荆棘,问人间,何处可寻天国?

  西出阳关三万里,羡你独自去得。

  绰约英姿,参差绿鬃,更堪是巾帼。

  猛进猛进,学成归来杀贼。

  试看莽莽中原,芸芸寰宇,频年膏战血。

  野哭何止千里阔,都是破家失业。

  摩顶舍身,救人自救,认清吾侪责。

  珍重珍重,特此送你行色。

  此后两年间,虽远隔万里,但鸿雁传书。互诉衷肠时,他们更多的是对个人、家庭和社会问题的关心,对彼此的相互激励。

  就如何对待个人家庭和社会,张朝燮写道:“对于年老的母亲,年幼的孩子,固然要挂念。而同时对于社会上一般受压迫的民众,尤其应该放在心头设法拯救……因此,我们要抛弃父母和孩子而到社会上做事,因为只有努力为社会事业,虽则表面上是抛开了他们,实际是为了救他们,救我,救社会上一般被压迫者啊……”

  就个人利益和社会利益的关系,张朝燮写道:“你要了解我们个人本身的利害是包括在被压迫民众的利害之中的。我们应以被压迫民众的利益灾害为利害,不能以个人私己的利害为利害,个人的利害与民众的利害相冲突时,应该牺牲个人的利害。”

  在讨论爱情和革命问题时,王经燕说:“你要晓得,感情并不妨碍工作的。因为工作的时候工作,得安慰的时候,还是要找安慰的,我觉得只有你能安慰我。”张朝燮回应道:“我能吃苦,我能劳瘁,我能牺牲一切,我却只是不能忘掉你。”

  1927年3月27日晚,张朝燮在牺牲前给妻子写了最后一封家书。他写道:“就是我们的感情也要社会化,不要把对于私人的感情的热烈,超过对于团体感情的热烈。”“我现在只愿站在下层与民众携手……我情愿一生一世以此工作,绝不另有希冀……同志,你快要回来了呵!你能和我携手同作下层的民众工作吗?”

  两年的时光,厚厚的信笺,见证了一对远隔万里的革命伴侣之间的两情相悦、共同成长,他们为着共同的理想和初心,不惜抛头颅、洒热血。

  1927年4月15日,担任中共永修地委组织部长的张朝燮,在家乡永修开展革命工作时,被百余反动匪徒包围。他奋不顾身突围求援,不幸中弹牺牲,年仅25岁。

  而此时,王经燕已完成学业,正准备回国。噩耗传到莫斯科,王经燕痛苦万分,但她迅速抹干泪水,毅然回国。后来,她担任了中共江西省委组织部长,1928年6月省委机关被破坏时不幸被捕,后惨遭杀害,时年2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