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对社会主义建设的创造性探索

发稿时间:2021-02-20 10:40

  十月革命胜利后,在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条件下如何建设社会主义,是苏维埃俄国面临的最根本的任务。1921年3月列宁主持召开俄共(布)第十次代表大会,正式宣布放弃战时共产主义政策,改行新经济政策,对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进行了创造性探索。用列宁的话来说,这一探索,意味着对社会主义的整个看法根本改变了。 

  战时共产主义政策的后果 

  1918年春天,美、英、法、日、德等帝国主义国家对新生的苏维埃政权进行武装干涉,俄国国内的反革命势力也趁机发动叛乱,在这种极端危急的情况下,列宁宣布“社会主义祖国在危急中”,提出“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胜利”的口号,把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生活转入战时轨道,动员国内一切人力、物力、财力保证战争需要,实施了战时共产主义政策。战时共产主义政策的实施,对于粉碎帝国主义武装干涉和国内反革命叛乱,保卫和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起了重要的作用。 

  但是,战时共产主义政策不仅是战争时期采取的临时措施,而且是苏维埃俄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制度构想。十月革命胜利后,当时世界上还没有可供借鉴的社会主义实践经验,包括列宁在内的俄国布尔什维克党人对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并不是很清楚,他们能够参考的只有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对未来社会的一些基本设想,例如公有制、计划经济、按劳分配等。之所以将这项具有“战时性”特点的政策冠名以“共产主义”,是因为它也是苏维埃政权直接向共产主义过渡的一种尝试和具体措施。因此,到战争基本结束后,战时共产主义政策仍在继续实施。 

  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在很大程度上触犯了农民的经济利益,挫伤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1921年春,全国普遍发生了饥荒,农民自发组织了暴乱,把目标指向苏维埃政权。此外,在十月革命中非常支持布尔什维克的彼得格勒普梯洛夫工厂的工人举行了罢工,要求增加工资和增发粮食。可以看出,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引发了全面危机,严重威胁到俄共(布)的执政地位。 

  转向新经济政策 

  苏维埃俄国面临的严峻形势说明,战时共产主义政策违背了经济发展规律,损害了工农群众利益。面对这种情况,列宁开始进行反思,他说,用无产阶级国家直接下命令的办法在一个小农国家里按共产主义原则来调整国家的产品生产和分配,现实生活说明我们错了。因此,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准备停止实施战时共产主义政策,用粮食税代替余粮收集制。1921年3月,俄共(布)十大通过了《关于以粮食税代替余粮收集制》等一系列重要决议,作出了向新经济政策过渡的决定。根据新规定,粮食税的数额比余粮收集制的数额要低很多。这样,农民在交完税以后就可以自己支配余粮和其他农产品,进行自由买卖,用来交换生活必需品和其他农产品。 

  政府允许农民将余粮和其他农产品或者手工业品拿到市场上自由交换和买卖,就相当于恢复了商品经济和自由贸易。因此,新经济政策提出要大力发展商业,充分利用市场和商品货币关系,促进工农业产品的流通,以满足城乡居民的生活需要。列宁还号召共产党人要学会管理经济,学会文明经商。在所有制方面,新经济政策改变了国内战争时期关于工业企业普遍国有化的做法,允许私人经营企业,并且将一部分国有化了的企业退还给原企业主,由私人经营。国家还采取了租赁制等措施,将一部分企业出租给私人经营。列宁还提出可以通过租让制的方式将国内企业出租给外国资本家经营。 

  到1921年10月,新经济政策基本形成。概括地说,除了以粮食税代替余粮收集制,新经济政策的主要内容和特点包括:允许多种经济成分长期并存,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通过国家资本主义来利用、限制资本主义经济成分;通过合作制将小生产者引到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上;允许国家调节下的自由贸易;强调社会主义国家要同世界发生联系,利用资本主义的文明成果来建设社会主义,其中包括外国的资金、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以此来恢复和发展大工业生产,加快经济建设。 

  从1921年下半年开始,由于新经济政策的作用,苏俄的国民经济开始全面恢复。农民可以自主种植、自主支配税后农产品后,积极性被调动起来,播种面积因而扩大,全国的粮食和农产品产量迅速增加,饥荒问题得到初步解决。随着商品交换和流通的活跃,市场也繁荣起来,工人、农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明显改善,对布尔什维克党的不满也消除了。中国共产党早期的主要领导人瞿秋白1920年至1922年在俄国工作和生活,正好经历了从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向新经济政策的过渡。对于新经济政策的效果,他曾生动地描述道:回忆二三月间,我到俄人家里,黑面包是常餐便饭唯一的食品,现在丰富多了,可是非得有钱不可,市场物价因投机商业之故很不稳,然而大概而论,大多数劳动人民也受许多方便利益。列宁在出席莫斯科苏维埃全会时也充满豪情地说:新经济政策的俄国将变成社会主义的俄国。 

  “可能列宁的思路比较好” 

  新经济政策的实质是苏维埃政权在采取直接向共产主义过渡的尝试失败后,转而利用商品、市场、外资等方式来巩固苏维埃政权、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用列宁的话说,这是一种“迂回过渡”的方式。列宁的探索表明,无产阶级政党的生命力和社会主义的前途,不在于照搬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而在于从实践中不断认识和总结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 

  1924年列宁去世之后,新经济政策继续实行,但不久党内就发生了关于新经济政策的争论,到20世纪20年代后期苏联工业和农业集体化运动开始铺开,新经济政策就基本停止了。出现这种情况,从主观上看,列宁认为新经济政策不是权宜之计而是长远构想,而斯大林并不这样理解;从客观上看,1929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规模空前的经济危机,德、意、日法西斯分子相继上台执政,苏联必须采取一些“非常措施”更快地推进社会主义工业化。 

  列宁关于新经济政策的思想,从宏观上回答了一个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国家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1985年,邓小平指出:社会主义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苏联搞了很多年,也并没有完全搞清楚。可能列宁的思路比较好,搞了个新经济政策。但是后来苏联的模式僵化了。这里所讲的“列宁的思路”,就是指新经济政策。

  来源:学习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