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力解决我国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发稿时间:2019-05-29 10:32      编辑:天津先锋网

  2019年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中提到:党中央、国务院始终高度重视金融服务民营企业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但部分民营企业融资难和融资贵问题仍然比较突出。

  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新现象

  相比大型国有银行融资利率水平,其他社会融资渠道成本高企,高费率直接导致企业整体付息负债成本增加,这可能是民营企业“融资贵”的直接表现。民营企业融资渠道非常广泛,通过非银行金融机构进行融资,尤其是通过小贷公司、网络借贷(P2P)等新机构新业态融资,其融资成本远高于国有大型银行。另外,存量大额社会融资到期再融资到期无法正常接续,这可能是民营企业“融资难”的主要表现。主要原因:一是宏观政策的影响。在去杠杆、股票质押新规等多重政策效应叠加下,社会信用难免收缩,客观上也造成民营企业融资能力下降。二是民营企业发债困难加大。部分民企在迅速扩张的过程中过度依赖非标融资,对去杠杆、强监管、规范化的形势估计不足,到期再融资受限明显。三是民营企业多发展脱离主业,过度融资现象严重且对经济形势缺乏理性判断,形成对融资刚性依赖。在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下,面临物流、土地、工资、利息等成本和费用上涨压力,实体经济利润空间有限。资本逐利动机使一些民营企业涉足在经营实体之外的高风险高收益行业,因此以实体企业为平台,多头融资、重复融资、过度融资现象比较典型。一旦某家银行抽贷很容易产生羊群效应,诱发其他金融机构集体抽贷。

  找准痛点,综合施策,多方共治

  针对当前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出现的新现象新问题,必须从理论和实践出发,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为指导,正确认识和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经济座谈会上的讲话,找准痛点,综合施策,多方共治。

  保持相关政策的差异性和稳定性。一是分类施策:对优质民营企业要扶持其做精做专,对出现暂时性困难的民营企业,要实行企业自救和地方政府有效临时救助相结合,对“僵尸企业”则要坚决市场出清,坚定不移地推进经济结构的优化调整。二是把握各项政策出台的时机、力度、节奏和结构,正确引导市场预期。三是进一步落实好国务院有关企业减负专项行动要求,研究出台针对民营企业税收减免等多种有效措施。

  构建多层次的风险补偿和分担机制。一是政府牵头建立多级担保体系,担保公司应遵循保本微利而不是商业化盈利原则。二是要建立多层次的贷款贴息和风险补偿机制。三是要引导银保合作,支持鼓励保险机构开发民营企业贷款保险,与商业银行合理分担不良风险。

  完善适应民营经济的金融基础设施。一是建立评估合理、交易活跃、流转顺畅的知识产权交易市场,切实解决民营企业知识产权质押贷款难的问题。二是完善工业厂房设备评估转让交易机制。三是搭建全社会统一的企业信用信息平台,整合企业海关、税务等各种数据,减少银企信息不对称。四是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加快发展直接融资,推动新三板、四板股票市场成为创新型民营企业融资新管道。五是营造“守信成本低、失信成本高”的健康金融生态环境,推进企业诚信体系建立,大力打击故意逃废银行债务行为,提高金融债权案件诉讼时效。

  大力引导民营企业聚焦主业与合规经营。一是建议政府有关主管部门,会同工商联、企业协会等引导民营经济聚焦主业、聚焦实体经济。民营企业要力戒片面强调多元化发展,要杜绝非主业涉足高危行业,规范财务管理,建立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现代企业制度。二是建议对有条件的民营企业采用主办银行制度,避免多头融资,与少数银行等机构建立长远的战略合作关系,以作为逆周期阶段压舱石。三是建议引导民营企业结合主营业务适当缩减投资规模,降低企业杠杆,适度拉长融资期限,提高现金储备以应对经济不确定性挑战。

  商业银行要提升信贷专业经营能力。一是提升专业化服务能力。深入研究民营企业经营发展规律、商业模式、财务特点等,切实提高针对这类特定客户的专业服务能力。二是重点引导中小商业银行等各类金融机构要分类施策,不唯大小、不唯行业,对于聚焦主业、专注经营的民营企业予以支持,对偏离主业、过度多元化的民营企业要审慎进入,控制风险。三是加大融资服务创新力度,充分运用新兴金融技术手段,提高服务效率,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来源:学习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