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隔离不隔心”——探访天津集中隔离点

发稿时间:2020-02-13 11:59      编辑:韩晓昆

  内容提要:受疫情影响,从马来西亚返回中国的王娟(化名)和6岁的双胞胎女儿,在大年初一晚上被隔离到一所酒店里。她们在一间标间里度过了春节假期。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快报

  受疫情影响,从马来西亚返回中国的王娟(化名)和6岁的双胞胎女儿,在大年初一晚上被隔离到一所酒店里。她们在一间标间里度过了春节假期。

  春节前,王娟带着女儿去丈夫所在的马来西亚探亲,乘机返回中国时,机上3名乘客体温异常。随即王娟和机上人员全部被安排到天津市滨海国际机场附近的一个酒店中。这是天津市第一个集中隔离点。

  疫情暴发以来,中国紧急启动了集中隔离点建设。上海市在1月底完成首批60个集中隔离观察点设置。2月2日湖北省要求对所有疑似患者集中隔离。从东部沿海的山东、浙江到中西部的四川、甘肃等地,集中隔离点成为中国各地应对疫情,切断传染途径的重要方法。

  天津是较早启动集中隔离点建设的城市之一。天津市卫健委疾控处处长韩金艳介绍说,以前,居家隔离是主要的隔离方式,但容易造成家庭聚集传染,所以“当一个城市在进入到本地传播阶段之时或之前,就要尽快设置集中隔离点”。

  春节前,天津市把靠近机场的一个酒店改造成首个隔离点。随后的1月27日全市启动集中隔离点建设。一周多时间,18500间房全部改造完成。截至2月7日8时,全市集中隔离留观1474人。

  日前,记者走访东丽区的集中隔离点看到,这是一栋3层酒店,院内新设了一个集装箱改成的简易办公室。酒店里医护人员紧张忙碌着。被隔离人员一人一间房,房间内配有电视、WIFI、独立卫生间等,地毯也新换成地板革。

  东丽区卫健委主任刘耘说,酒店是政府租用的,疫情结束后与酒店结账,“不少酒店老板很支持,还捐赠了水果鲜花等生活用品”。

  天津市武清区的一家集中隔离点先后住进180多人。记者探访这里看到,每个房里都有当地政府为隔离人员准备的暖心生活包:14条一次性内裤、14双袜子、洗漱用品、大小塑料盆、女性用品或剃须刀、两条毛巾、电吹风、衣架等,考虑十分周到。

  在这里被隔离的王先生电话告诉记者,到饭点时几辆专用密封送餐车开进楼道里,“像点外卖的一样”。记者在这里看到一份午餐,里面有炖肉、炒鸡肉、香菇油菜、黄瓜木耳炒蛋、主食、蛋花汤和水果,“和医护人员吃的一样,很丰富”,王先生说。

  记者在3处集中隔离点见到,政府部门不仅为隔离人员配备了充足的医护人员,每天密切关注他们的体温情况和身体状况,而且配有心理疏导等人员。对于患有基础病的人,还提供免费的治疗和药品。

  集中隔离期间大家难免会枯燥甚至烦闷。“为了疏解大家的压力,隔离点组建了开导打气的微信群,为赶上生日的人过生日。”一直驻守东丽区集中隔离点的东丽区卫健委副主任张世玺说,还有报纸杂志,让大家解闷。

  人们的情绪很快稳定下来。在微信群里,一名被隔离的大姐每天定时@大家:“面膜时间到了,女生一起做面膜啊。”

  4日记者与王娟微信视频时,她的两个小女儿正在旁边画画,看到记者和医护人员,站起来深深鞠了一个躬:谢谢叔叔阿姨的照顾。王娟说:“医护人员特别贴心,给孩子买了书、画笔和纸。”

  “我们要像对亲人一样照顾好他们。”负责武清区隔离点后勤保障工作的区商务局局长萧庆东说,集中隔离期间,政府提供免费的饮食起居服务。

  进到集中隔离点要穿防护服、戴护目镜,为了节省医疗物资,集中隔离点里所有活都由医护人员承担。“为了安全,密闭性太强的电梯得停用,医护人员曾一口气把一百七八十箱矿泉水扛上楼,分发到每个房间。搬完后,有的护士累得一屁股瘫坐在那里。”武清区集中隔离点医疗组组长宋光明说。

  “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严寒。”记者翻开了宋光明的微信朋友圈,这是一条2月2日凌晨1点40分发的动态。“这段时间,很多医护人员的微信计步显示,每天都3万步以上。”他说。

  9日,王娟和女儿结束为期两周的隔离生活。这位妈妈向记者拿出她在酒店便条纸上写的一段话:医护人员把隔离的我们当成亲人,他们的医德医风令人敬佩、令人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