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大南率部打赤城

发稿时间:2021-04-06 14:27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人民赢得了抗战的全面胜利。八路军平北主力部队在克复张家口后,又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先后收复了天镇、兴和、宣化、新保安、怀来、延庆、永宁和龙关等广大地区。但就在此时,驻赤城县城的伪军在国民党特务的指使下,不仅拒绝投降,还杀害前来劝降的八路军干部,公然对八路军武装挑衅。对此,八路军决定,坚决消灭这伙继续与人民为敌的民族败类。10月14日,八路军围城部队在詹大南的指挥下发起总攻,一举攻克赤城县城,全歼伪军和国民党特务。本文作者为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文化文史学习和教科卫体委员会主任,以河北省档案馆馆藏的相关史料为基础撰成此文。

  抗日军民包围赤城 

  1945年,随着大反攻的到来,八路军冀察军区司令员郭天民,政委刘道生根据上级指示,对部队下达了“拔除赤城外围各点,进而占领赤城”的命令。根据这一命令,八路军平北部队及地方武装在军分区司令员詹大南等的领导下,先后拔除了兴仁堡、龙门所、样田、云州、镇宁堡等日伪据点,将日伪军压缩到赤城县城。城内伪军人心浮动,惶惶不可终日,部分伪军秘密向八路军敌工人员输诚,表示愿意起义,协助八路军克复赤城县城。但由于不慎走漏消息,这些人被日军抓捕杀害。

  8月上旬,八路军平北军分区部队和地方武装包围赤城,并做好了攻城准备。由于形势变化,围城八路军部队奉命前往张家口对敌作战,留龙(关)赤(城)县支队等地方武装和民兵,在广大人民群众的协助下,继续包围赤城县城。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当天夜里,驻赤城县城的日军连夜开赴张家口投降。八路军平北军分区随即向留在赤城县城的伪军、伪县政权人员发出最后通牒,命他们立即放下武器投降。

  伪、蒋合流,负隅顽抗 

  就在此时,赤城县伪商会会长白耀珍突然跳了出来,宣称自己是国民党战区司令蒋鼎文和流亡北平的国民党察哈尔省党部派驻赤城的“察东五县(赤城、龙关、怀来、沽源、延庆)先遣军司令、党务督导员、行政专员”,要伪军和伪县政府听从他的调遣,在国民党军到来之前“负责维持治安”,拒绝向八路军投降。他还拿出一堆委任状,将赤城县城内的各级伪军军官、伪政权官吏全部“晋升”,并拍着胸脯保证国民党正规军“随后就到”,让他们“放心”抵抗城外八路军地方武装。这批利欲熏心的伪军军官和汉奸相信了白耀珍的鬼话,自以为有了靠山,又觉得城外并非八路军正规部队,于是让城中伪军打起国民党“冀察战区挺进军第十三纵队”的招牌,拒绝八路军的最后通牒,并恭请白耀珍出任“少将司令”,指挥守城。

  白耀珍上任后,立即将伪县政府人员组成“维持会”,监视、镇压城内居民,同时命伪军威逼群众加厚城墙,还在城墙上大肆构筑工事,增加火力点,妄图以此抵抗八路军地方部队的进攻。为了防止八路军发动夜袭,白耀珍还自作聪明地命伪军抢夺百姓的棉花和煤油放在城墙上,彻夜照明。

  八路军平北主力部队在克复张家口后,又迅速收复了天镇、兴和、宣化、新保安、怀来、延庆、永宁和龙关等地,消息传来,给赤城守敌震动很大。白耀珍害怕军心动摇,天天唠叨“国军马上就到”给伪军打气,但效果着实不佳。为了让伪军死心塌地地追随他守城,白耀珍想到了一条毒计。

  当时,龙(关)赤(城)联合县敌工部副部长安宏达等人每日在城外对敌喊话,为和平解放作努力。一天,“维持会”会长(伪县长)张星五在白耀珍的布置下,向城外喊话,表示愿意投降,并请八路军派人谈判投降细节。几天后,安宏达带三名同志来到城下,与张星五继续谈判。当一行按时来到约定地点时,突然遭到埋伏敌人的突袭,一位同志负重伤。安宏达沉着应战,命其他同志掩护负伤同志撤退,自己断后。由于寡不敌众,安宏达英勇牺牲。人民群众对白耀珍恨之入骨,强烈要求八路军正规军迅速回师,消灭龙城守敌,为死难同志报仇。

  詹大南率主力回到赤城,精心部署攻坚计划 

  1945年10月初,在取得一系列胜利后,八路军冀察(刘道生)纵队八旅二十二团(由平北军分区十团改编)在旅长詹大南的率领下开赴赤城县城,和围城地方武装会师,将县城围得水泄不通。为保护城内百姓的生命财产免受损失,詹大南派和白耀珍相识的投降人员携带信件进城,对守敌官兵进行政治工作。然而白耀珍却愚蠢地认为,八路军两个月只围不打,多次劝降,说明八路军没有攻坚的兵力和能力,于是将劝降者抓了起来,还挑了几个伪军里的“骂街能手”,躲在城上碉堡里,对城下八路军战士出言不逊,疯狂叫嚣“土八路来一个杀一个”。为惩戒这些嚣张的家伙,詹大南当即调来掷弹筒手向城上开火。只一发炮弹,顿时就听不到敌人叫骂了。

  经上级批准,攻城时间定于10月14日。战斗打响前,詹大南会同各级干部,对敌情进行了充分的分析,制定了详细的作战计划。赤城县城北面靠山,东南临水,当时,城外北山制高点上有一座炮楼,白耀珍特意挑了一些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家伙在这里据守。由于这里可以俯视城外情况,詹大南决定先打掉这个炮楼,为攻城扫除障碍。为此,詹大南调来刚刚缴获的山炮,并让随山炮一起被俘虏的日本炮兵开炮,谁知这个俘虏竟拒绝开炮。詹大南见状,拔出手枪顶住俘虏的脑袋,手指炮楼声色俱厉地大喊。俘虏虽不懂说些什么,但立即乖乖瞄准,连开数炮,发发命中,炮楼顿时被夷为平地。

  赤城城墙高三丈六尺,底宽三丈,顶宽一丈五尺,寻常炮火很难炸开。如何打开突破口呢?詹大南从土地革命时期红军用棺材装满炸药炸开敌城的办法得到启发,决定先把地道挖到城墙下面,将炸药放好引爆,炸开缺口。围城军民立刻动员起来。地道口选在城西约70米远的一座大院内,干部民兵200多人,日夜奋战,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将地道挖到城墙下。接着,负责爆破的同志将300多斤炸药装在汽油桶里,连同缴获的几枚日军炸弹一齐放进城墙下面的地道,又接上双股麻绳用来拉火引爆。13日下午,詹大南亲自检查了爆破准备工作,天黑后,又组织民兵将附近群众一律转移到安全地区,这才来到前线指挥部,此时已经是深夜2时。

  瓮中捉鳖 

  14日上午9时,解放赤城的战斗正式打响。詹大南果断打出旗语,下令起爆。随着一声巨响,城墙被炸开了一道20多米长的豁口。埋伏在附近的突击队战士一跃而起,踩着被炸碎的砖石迅猛扑向突破口仰攻。然而,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由于碎石异常尖锐,而碎石之间缝隙很大,城墙中的泥土又异常松软,战士们向上攀缘非常困难。而此时守城敌人已经赶到突破口,疯狂向战士们射击。詹大南见状,一面命令停止攀城,一面立即召集干部到指挥部开会,研究攻城对策,最后决定,仍选择从被炸开的城墙段突破;先集中火力打击城上敌人,然后突击队员举着门板发起冲锋——部分同志用门板在前面抵挡敌人子弹,部分同志将门板放在碎石上铺成道路,以利后续部队前进。

  下午4时,战斗再次打响。八路军(包括此前的开炮俘虏)用山炮轰击,轻重机枪同时开火,交织成严密的火网,充分压制住了敌人火力。突击队迅速接近突破口,在碎石坡铺上门板,不久便攻上城头,沿着城墙向两侧敌人猛打,扩大突破口。白耀珍还想垂死挣扎,高叫着“杀身成仁”,命令各处伪军集中力量反扑突破口,结果各处城墙反被八路军乘势突破。詹大南接到报告,随即命令预备队加入战斗,和聚集在突破口附近的敌人主力展开激战。八路军攻城部队兵分数路猛打猛冲,对敌分割包围,晚上10点各处枪声停止。1500人的守敌,被毙伤700多人、俘虏600多人。有100余人侥幸逃出城外,也被詹大南部署在城外的地方武装消灭。汉奸、国民党“先遣军”头子白耀珍和伪县长、国民党维持会长张星五等悉数被八路军活捉。

  10月16日下午3时,赤城县城人山人海,红旗招展,八旅在这里召开解放赤城军民祝捷大会。战士们与获得解放的赤城人民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共同欢庆赤城的新生。詹大南等部队首长为英雄连队和战斗英模授旗戴花,会场一片欢腾。

  来源:人民政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