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军奋战九陵山

发稿时间:2020-11-20 14:51      

  1951年3月18日,朝鲜北部大地尚未解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60军179师(现为第71集团军“临汾旅”)从安东(今丹东)出发,前出500余公里,抵达江原道伊川郡龙渊里附近地区,正式赴朝参战。在朝鲜中部战线汉城东北的九陵山上,留下了该师537团的钢铁勇士孤军奋战、浴血献身的战斗壮举。

  突破防线,展开激战

  第四次战役结束时,志愿军总部计划经月余休整后再发动第五次战役。而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企图从志愿军侧后方登陆,重演仁川登陆之故伎,志愿军总部决定先发制人。

  1951年4月22日,中朝军队全线反击,第五次战役打响。60军所属第3兵团,任务是突破土耳其旅防线,割裂其与美第25师联系,并在完成任务后,迅速追歼逃敌。

  28日3时,179师命令副师长张国斌率537团担负纵深穿插任务,目标为攻占仁仑里,夺取九陵山,控制汉江铁路桥,保障全师向汉江以南发展进攻。

  九陵山为汉城东北交通要道,若为我控制,可同时切断敌铁路和公路运输线,直接威胁汉城,是敌我必争之地。负责防守九陵山阵地的是土耳其旅和有“热带闪电”之称的美第25师。

  537团受领追歼任务后,团长兰伯庄和政委彭勃立即进行战斗部署,冒雨追击逃敌。拂晓,大雨骤停,按照战术要求537团应当迅速隐蔽以躲避敌机轰炸,但考虑到抢占九陵山任务紧急,团领导经商量后,破例白天沿公路向南疾进,力争29日黎明前控制九陵山高地。

  追击过程中发现,敌在逃跑路上丢掉大量物资,有些遗弃车辆发动机还是热的。据此,张国斌判断敌尚未走远,遂率领部队全速向九陵山方向攻击前进。23时,537团在92.6高地附近与敌接触。1营营长曹润海和营参谋长薛苟来指挥1、2连为第一梯队,分两路展开成战斗队形,向九陵山阵地92.6高地发起冲击。

  1连在连长栗振华和指导员李成安率领下,向92.6高地猛烈冲击,该处守敌为土耳其旅1个连。战斗过程中,敌2辆坦克冲上1连阵地,团参谋长李佐军带领电话员用反坦克手雷击毁敌坦克1辆。此时,3营营长杨树华也率部前来增援,将敌坦克和伴随步兵击退。经激烈拼杀,成功攻占92.6高地,30余名土耳其士兵被俘。

  占领92.6高地后,537团官兵直接面对九陵山主峰阵地,主峰距92.6高地二三百米,敌人居高临下,地形对我极为不利,团领导决定停止进攻,构筑工事转入防御。

  29日清晨,537团阵地遭到敌机编队轮番轰炸。重磅炸弹、火箭弹和机枪弹倾盆大雨般投向537团阵地。9时,在团炮兵火力支援下,薛苟来率1连向九陵山主峰发起进攻。接近主峰时,敌炮兵群和飞机编队突然向该连猛烈轰炸,1连伤亡巨大,无力继续组织进攻,被迫退回92.6高地一线阵地,转入防御。

  军情突变,战火犹烈

  29日上午,179师指挥所遭敌机空袭,电台被敌炸毁,师长吴仕宏、政治部主任宋佩璋负伤,只有政委张向善一人指挥。15时,接60军命令,战役第一阶段结束。张向善紧急处理完指挥所遭袭击事之后,立即给所属部队下达战役结束和撤出战斗命令。但537团已向纵深插入几十公里,无线通信中断,未能接收命令。

  在师指遭袭同时,537团九陵山阵地战斗也正紧张激烈地进行。敌约5个团兵力,在飞机、坦克掩护下,从九陵山主峰和东、南两侧发起冲击,企图将其赶下92.6高地。曹润海指挥官兵利用弹坑同敌人展开周旋,给予美第25师和土耳其旅以极大杀伤,迫使其不能靠近我一步。

  团前指和3连攻占九陵山东北侧无名高地后,敌以2个连兵力,在4辆坦克掩护下拼命向其反扑。该处若被敌攻占,整个1营的后路将被切断。情况紧急,李佐军命令曹润海留在92.6高地指挥1、2连,他同教导员王四贤到无名高地亲自指挥3连。为摧毁志愿军战斗意志,敌向3连阵地投掷大量燃烧弹,不少战士衣服被烧着,他们迅速在地上翻滚将火扑灭,又不顾烧伤的剧痛,回到阵地继续战斗。

  敌在强大火力支援下,多次冲击到阵地前沿,3连官兵与敌展开激烈的白刃格斗。从连长到炊事员,均拿起武器,端着刺刀和敌拼杀。经过十几个回合的拉锯战,歼敌200多人。2连阵地弹药耗尽,连长秦宗荣带头上刺刀和敌人展开白刃战,全连壮烈牺牲,把鲜血洒在了九陵山上。

  敌先后向1营阵地反扑达20余次,1营全体指战员不管敌人怎样疯狂进攻,阵地始终坚如磐石,没有后让一步。战至黄昏,除主峰和2连阵地外,九陵山其余阵地被我牢牢控制。不久,薛苟来牺牲,王四贤负伤,临时代理指挥的青年股长靳洪苟也身负重伤,全营只剩曹润海一人指挥。

  清理战场,撤出战斗

  由于1营伤亡巨大,且弹药消耗殆尽,团首长决定从2、3营抽调兵员和武器弹药,紧急增援1营战斗。入夜,敌停止进攻,张国斌和团首长决定调整部署,于30日1时再次发起进攻。

  就在537团做好战前动员,准备慷慨赴死之时,师侦察科长韩俊带着3名侦察员找到团指挥所,传达了关于战役结束的命令。原来,179师撤出战斗前,政委张向善亲自向韩俊交代任务,要他务必找到537团。

  接到命令后,团首长立即组织部队清扫战场,掩埋牺牲的同志,带上伤员撤出阵地。1营机枪射手谯金科担负掩护部队撤离任务,完成任务后与主力部队失掉联系,在寻找队伍途中遭敌冷炮袭击,双腿受重伤无法站立。凭借着超人的毅力,直到第七天,谯金科用双手爬出敌人包围圈,找到了志愿军某部的一个医院,医生给他处理了伤口,随后将他转移到后方。5个月后,痊愈的谯金科成功回到队伍。

  在535团接应下,537团顺利踏上师指定撤离路线,于三八线附近多大洞、自逸里地域集结休整,补充了部分新战士及粮食弹药,并对战斗情况进行总结。第3兵团首长对537团坚决执行命令的事迹进行了传令嘉奖。

  血战九陵山是179师入朝作战以来第一次与美军交锋。在人地生疏、装备劣势、准备仓促、供应困难的情况下,仅依靠步兵武器和少量火炮,与具有大量飞机、坦克、火炮等现代化技术装备之敌作战,争取到了最大胜利,也获得了与美军交战的宝贵经验。

  来源:学习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