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名宦池浴德

发稿时间:2019-11-08 15:15      编辑:董晨

  池浴德(1539年—1617年)是明代同安县嘉禾里(厦门岛)人,他为官时间并不很长,先在浙江的遂昌县任县令,后来长期在吏部任官,万历八年(1580年)致仕。池浴德入仕前后总共16年,回厦门后悠游林下37年,卒年79岁。在其仕宦生涯中,池浴德由于勤政惠民、清廉公正,生前赢得了老百姓的拥戴,去世后名留青史,成为后世楷模。

  池浴德首次当官是在浙江处州府遂昌县任县令。甫到任,他就写文章敬告神明,以“不负苍生”为誓。该县西与福建浦城县接壤,是个四周闭塞的山地县,当时官风民风都不太好。当地官员不知恤民,每逢郡守上京公干,都要以送礼为名向下属搜刮银两。池浴德一到遂昌立即废止这个歪风邪气。县里积压许多案件没有处理,池浴德从中整理出三百多个卷宗,“分别年次、轻重平反”,登记上册,把无辜被拘老百姓全给放了。接着,池浴德把该追征的赋额公布在大街上,不但不用刑具恐吓民众,还宽延期限,结果老百姓争着来缴纳赋税。

  池浴德办事公道,缙云等邻县遇到难办的事都请他去帮忙处理。当时土地兼并的现象极为严重,“浙中钱谷多被富豪干没,往籍难稽”,池浴德受委托,亲自到现场丈量田地,无一差漏,然后编成黄册。由于豪强受到压制,百姓无不欢欣鼓舞。正在这时,朝廷晋升池浴德为南京吏部考功郎的任命书到了,遂昌的老百姓赶到省城请求把池浴德暂时留下来,继续把黄册编好。

  临行那天,全县男女老少“前后绕拥”,赶来送行。池浴德的母亲当时也在县衙,被门外的哭声吓了一大跳,后来知道是来挽留她儿子的,高兴得掉下眼泪,说:“你父亲还在担心你不懂得‘斗斛钧石’的换算,没想到我儿你便民的事已做得那么好!”出发那天,遂昌人争着来抬轿子,“环车而泣”。到了龙游县之后池浴德改乘船只,有“万人曳舟,三日不得去”。最后他只得半夜解开缆绳,悄悄离开。事后,老百姓自动集资,在江边盖了一座石亭,题上“江水比恩犹有底,溪云护石更无心”这两句诗,以表彰池浴德勤政惠民的良好吏风。

  池浴德长期在吏部任职,自然有不少人希望通过他在仕途上“进步”得快一些。有一回,池浴德在吏部考功司郎中任上,正好广东有个肥缺,安徽颍上县的县尉代县令周某来求情。有人说求情不顶用,还是得用一点“真金白银”。周某听了这话,向池浴德行贿,结果受到池浴德严厉的呵斥,周某只得抱头鼠窜而去。

  池浴德不但为官时恪遵先人“俭勤清白”之训,即使致仕回厦门,平居也都“蔬食布衣,宴客不重肉,未尝陈丝竹,日课诸子,自为文以式”,并且时常教训子孙,要求他们“毋滥交,毋惹事,毋衣罗绮,毋想膏粱,毋恃贵凌人,毋挟长加少”。

  (摘编自2月19日《中国纪检监察报》 何丙仲/文)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