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的“用人之道”

发稿时间:2018-02-09 11:20      编辑:天津先锋网

  1938年9月,陈云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作《论干部政策》的讲演,他辩证地看问题,用十二个字概括了“用人之道”。

  “了解人”

  “了解人”要求彻底、全面,在看到人缺点的同时也要看到优点。陈云认为,当时在用人方面存在两种毛病,一种毛病是看人只看一面,不能面面俱到。比如说在分配干部时常听到坏话,说这个人自高自大,那个人懦弱无能。陈云指出:“一个人的长处里同时也包括某些缺点,短处里同时也含着某些优点。”“用人就是用他的长处,使他的长处得到发展”,随着工作经验的积累,弱点和短处在某种程度是可以被克服的。如果领导对下级都能做到知人善用,那么“在革命队伍里,无一人不可用”。另一种毛病就是对一个人没有根本的估计,“只看到这个人今天干了什么,没有看到他以前干些什么,只看到他本领的高低,没有看到他本质的好坏”。这种毛病就体现在对干部“随便提上来,随便放下去”,像打桩子一样,今天表现好了,把这个干部抬上了天,明天表现得坏一点,就把他打到地下去。老百姓盖房子打桩,一上一下,愈多愈好,可是对干部这样来几次,那这个干部就断送完了,“因为他的自信力早已失掉,再也不敢做工作了”,这样的用人会造成很大的错误。

  “气量大”

  “气量大”就是要善用各种人才,广泛地团结人。抗战爆发以后,许多人心向共产党,不远千里奔赴延安,西北旅社里各党各派、新闻记者、青年团体等络绎不绝。这么多人员的涌入,使得根据地干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陈云说,他1932年在上海开办一个训练工人干部的学校,只上课六天,而学生也只有六个人,但现在抗大、陕北公学、鲁艺再加上党校,在延安就有一万多学生。“从前办学校只有六个学生,倒很简单。今天各种各色的人都有,复杂得很”。但是“要干大事情,就免不了要遇到复杂情况”,只有几个人的简单,革命永远不会成功。“共产党是先锋队,要领导广大的后备军,要与广大群众打成一片,它周围必然是复杂的”。我们不仅要有抗大、陕公的同志去和敌人搏斗,还要团结更多的群众和同志。

  陈云认为,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能在短时间内得到全国十几个省响应,“原因之一就是他气量大,什么红枪会、哥老会、三教九流的人他都要,不论党派成分,各种人都要,所以能做大事。我们也必须善于用人,只要这个人有一技之长,就要用”。社会上的人才数不尽,许多不是党员,同志们毕业后去到敌占区,那里藏龙卧虎,只要你代表民族和劳动人民的利益,组织游击队干得好,躲着的人最终都会投奔你。

  “用得好”

  “用得好”要求上下级相互信任,下级敢说话、敢做事。首先是下级敢说话。要想使人敢说话,一是“领导者的态度要好”,领导不能总摆架子,装出很凶很庄严的样子,而是要让大家喜欢亲近你,爱和你说话,这样才能团结大家。另外,“开会的方式不要刻板”,要让到会者“随便、热烈的争论”,严肃、规矩的场面会让一些人不敢大胆讲出自己的意见。二是“少戴大帽子”,避免将小问题提到原则的高度,不能因为一个人说错了几句话,你就说他是“左”倾空谈主义或者右倾机会主义,如果给一个人随便戴上几顶这类大而无当的帽子,那他“差不多”就不能工作了。因此,陈云特别指出,“一定要分出是不是错误,错误的大小轻重,不要随便乱给别人戴大帽子”。三是“善意地、诚恳地批评人,态度要好,还要指出犯错误的原因以及纠正错误的方法”。批评别人时要采用说服的方式,不能过火,而且要注意对象,对于新党员更宜温和。总之,只有使人心悦诚服,问题才能根本解决。

  “爱护人”

  “爱护人”就是要帮助犯错的干部改正。陈云认为做到以下四个方面,才算真正爱护人。

  一是如果要提拔某一干部,“必须全面地估计他的政治品质和能力”,详细考虑他各方面是否合适,一旦提拔后,就要经常留意他的工作,在需要帮助的时候就及时给予支持,不能“等他塌台以后,再来追究责任,撤换他的工作”。

  二是“对下面干部任何不安心问题,都要想法子去解决”。下面的同志前去找领导,领导要懂得换位思考,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解决,尽量见面。谈话的时候,还要聚精会神,耐心解答,不论下级提出的是大事还是小事,都不要怕麻烦,“除非不接受人家的要求,既然接受了,就得彻底替人家解决,花一些时间,决不是白白浪费的”。

  三是“当牵涉到一个干部政治生命问题的时候,要很郑重很谨慎地处理”。陈云强调,“一个参加革命工作的同志,往往对于肉体生命并不重视”,然而对于政治生命却非常重视,宁愿牺牲一切,也不愿被开除党籍。

  四是“对于干部,不要‘抬轿子’,要实事求是”。有些干部很喜欢听好话,但陈云强调:“光说好话的人都是拍马屁的,拍马屁决不是件好事;不客气批评别人的人,才是好人,才够得上是革命同志。”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